造車如闖關,“新造車”亦如此。闖過月銷萬輛基準線,擴產能便成為下一關。北京現代一工廠“接盤俠”近日正式官宣,與此前猜測一致,順通路18號迎來理想汽車北京制造基地。而就在理想汽車北京工廠奠基前一天,蔚來汽車宣布江淮蔚來合肥制造基地生產線完成階段性升級,年產能達12萬輛。小鵬汽車則早在今年7月開建武漢工廠,再次擴張產能。

“蔚小理”接連擴產的背后,是造車新勢力們為銷量鋪路的縮影。目前,新能源汽車已成國內車市新增長點,各家造車新勢力意識到“兵馬未到糧草先行”的重要性。同時,也反映出造車新玩家解答盈利考題的急迫心理。

相繼擴產博弈產能

北京順義微信公眾號的一條“理想汽車北京綠色智能工廠落戶順義”的消息,讓發酵多時的“北京現代一工廠誰接盤”的猜測塵埃落定。該消息顯示,理想汽車北京工廠將利用北京現代一工廠改造升級。今年5月底,有消息稱,停擺2年的北京現代第一工廠將被理想汽車接手,其全球旗艦工廠將落戶順義區。盡管北京現代與理想汽車均諱莫如深,但隨著理想汽車開始在北京急聘“工廠長-(北京)制造基地”,理想汽車工廠落戶順義只差官宣。

作為現代汽車在華最早建立的工廠,北京現代一工廠于2002年投入運營,年產能約為30萬輛,曾生產索納塔、途勝、雅紳特、名馭、瑞納、伊蘭特等車型。理想汽車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北京工廠總投資為60億元,占地面積786畝,建筑面積27萬平方米,預計2023年9月建成投產。投產后,一期將實現年產10萬輛純電動汽車產能。”

事實上,這已不是理想汽車首次擴產。目前,理想汽車只擁有一座常州工廠,年產能為10萬輛。財報顯示,理想汽車常州工廠正在改擴建,2022年新車間生產線完工后,年產能將提升至20萬輛。如果未來產能30萬輛的北京現代一工廠改造完畢,加之常州工廠的20萬輛產能,理想汽車總產能規模將達50萬輛/年。

相比理想汽車提速擴產,老對手蔚來汽車與小鵬汽車早已在產能上搶跑。理想汽車北京工廠動工前一天,蔚來汽車宣布,江淮蔚來合肥基地生產線完成階段性升級,此次產線整體升級將于2022年上半年全部完成。蔚來汽車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該工廠年產能為12萬輛,整體升級完成后將達24萬輛/年,通過加班或增加班次等方式可將年產能升至30萬輛。

除對現有工廠產能升級,今年4月蔚來汽車和安徽合肥共同規劃的新橋智能電動汽車產業園也已正式開工。資料顯示,新橋智能電動車產業園總面積達16950畝,園區先期投入500億元,規劃整車產能為100萬輛/年,電池產能100GWh/年。不同于蔚來汽車的代工模式,去年首家自建工廠投產后,小鵬汽車位于廣州的第二工廠便破土動工,預計2022年底建成投產,規劃年產能為10萬輛;今年7月,小鵬汽車武漢工廠啟動,規劃年產能10萬輛;今年8月,小鵬汽車肇慶工廠二期項目將通過增資擴產、提質增效等方式進行建設,二期建設規劃年產能為10萬輛。按照目前的規劃,3座自建工廠擴產全部完畢后,小鵬汽車年產能有望達40萬輛。

繞不開的盈利考題

數據顯示,目前“蔚小理”三位造車新勢力頭部玩家的年產能規劃均突破30萬輛。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專家委員會成員顏景輝表示,“蔚小理”接連擴產,是為了提前“備糧”,這也是所有造車新勢力企業未來發展戰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環,產能博弈背后則是交付量的博弈。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2016年特斯拉曾因Model 3車型熱銷但工廠產能不足問題將所有新訂單延后半年交付,間接影響到特斯拉的全球交付量。為此,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先后在中國上海和德國柏林建廠,補齊產能短板。去年12月,理想汽車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想曾表示,“春節前的產能遠跟不上需求”。

盡管與特斯拉的交付量仍存差距,但今年“蔚小理”的銷量已進入高增長期。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蔚來汽車交付量達6.6萬輛,小鵬汽車交付量為5.6萬輛,理想汽車交付量為5.5萬輛。不難看出,“蔚小理”的銷量爭奪已近“白熱乎”,為避免產能掣肘,擴產成為關鍵。

除銷量外,“蔚小理”也在加速產品布局。按照規劃,蔚來ET7將于今年底量產,明年還將推出3款車型。小鵬汽車則計劃在2022年推出全新SUV車型。雖然目前僅有一款車型,但理想汽車也已給出近兩年的產品規劃:2022年理想汽車將會推出X平臺上的首款產品——全尺寸豪華增程式電動SUV,并于2023年在X平臺上推出另外兩款SUV。自2023年起,理想汽車每年將會至少推出兩款采用高壓純電動技術的車型。值得注意的是,新車型能否如期交付成為對“蔚小理”的考驗,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理想汽車北京工廠2023年正式投產,屆時也是理想汽車搭建新產品陣容的節點。

對于“新造車”企業來說,在產能、銷量、產品上的博弈,最終都是為了解答盈利考題。由于造車新勢力前期研發、工廠建設、商業模式等方面需投入大量資金,而造車作為周期長、重資產行業,造車新勢力們仍未能邁過盈利門檻。

數據顯示,今年二季度理想汽車凈虧損為2.35億元,蔚來汽車凈虧損為5.87億元,小鵬汽車凈虧損為11.9億元,三家車企依舊在虧損線上徘徊。這意味著,“蔚小理”仍需要融資“輸血”維持現金流。業內人士表示,汽車制造業需要規?;a和銷量以降低成本形成盈利循環。在毛利率轉正后,國內造車新勢力誰能先達成規?;a便有望盡早盈利。

(記者 劉洋 劉曉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