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給學生布置作業?如何讓作業真正發揮作用?16日,廣州市中小學作業優化設計研究現場交流會在天河第一小學舉行。交流會集中探討了廣州市義務教育“區域推進作業設計與實施”的策略方法,并邀請專家分析了學校在布置作業方面存在的幾大認識誤區,以更好地優化中小學生作業設計。

番禺全部小學實施“周三無作業日”

“作業”是“教學”與“評價”相結合的支撐點,是影響學生學習興趣、負擔和成績的關鍵點。廣州市教育研究院“廣州市義務教育階段作業管理工作推進措施調研報告”顯示,各區各校采取了多種措施減作業。

其中,荔灣區實施中考計分科目和不計分科目作業分類管理;越秀區實施學校作業公示制度,嚴格把控作業總量;白云區、南沙區規定一二年級不安排書面作業,其他年級各學科都規定了書面作業時間。

天河外國語學校嚴格落實初中作業時間90分鐘,實行小學科作業課內完成,課外作業時間主要分配給大學科;廣州市南武實驗學校要求“每個統考學科每天學生作業總量為20-30分鐘,包括筆頭和口頭作業等,非統考學科作業在課堂上完成,每學期可布置1次實踐類作業。

許多區、校還試點實施了每周無作業日。比如,番禺區在小學全部實施周三無作業日;天河區龍口西小學實施每周四無作業日;廣州實驗教育集團花都石崗小學設計了 “周三無作業,自主排活動” 的創新做法。

白云要求教師合理使用作業批改形式

各區規范引領教師的作業評改反饋。例如,廣州市白云區教育局印發《廣州市白云區義務教育學校作業管理辦法》,明確要求教師合理使用批改形式,對布置的作業必須進行全批全改;應及時向學生反饋作業批閱結果,共性問題必須做到集體講評,個別問題面批矯正或予以個別輔導;對學生作業中的錯誤,必須督促學生訂正,并做好復批工作,引導學生根據作業批改結果分析學習存在的問題,更好地開展后續學習;要認真分析學生作業錯誤的原因,及時調整教學進程與教學難點。

此外,根據作業的類型和特點,采用多樣化的作業評價方式。除了教師批閱外,可采取作業展評、交流分享等多樣化的方式進行作業評價反饋。比如,增城石潭中學針對7年級新生,實行分層作業小組過關量化積分獎勵;并由各班科代表和小組長推薦各學科的“我們喜歡的好作業”,讓學生的反饋推動老師布置更有價值的作業。

作業的本質是培養學生自學能力

“長期以來,大家普遍認為作業是對課堂知識的鞏固和對學習成果的診斷,做作業是評價學生的過程。所以,很多老師習慣于給學生下發試卷作為作業,誤以為做作業就是做試卷。”著名作業研究專家、上海市教委教研室副主任、正高級教師王月芬在會上提到,做作業的過程本質上是學生從有教師指導的課堂教學,過渡到沒有教師指導的自主學習的過程,是學生依靠自身的能力去理解、內化和掌握學習內容的過程,是培養學生獨立學習能力的過程。

王月芬表示,通過布置作業,老師要在關鍵處給學生的思維搭建“腳手架”,告訴孩子重要的學習方法,例如復習方法、閱讀策略、預習方法、觀察方法等。

王月芬認為,關于作業還有一些誤解,包括:誤以為作業問題很小,不值得研究;誤以為作業越多越好,導致“用作業數量替代作業質量”;誤以為教師不需要自己設計作業,只要依靠校外教輔或別人設計的試卷即可。

“作業設計方面,學校不應盲目跟風,而應做好問卷調查和作業文本分析等工作,發現學校作業設計存在的真實問題。”王月芬提到,作業文本分析是學校尋找作業問題的重要方法,她和團隊曾調研60所學校的作業文本,發現了一些共性問題。例如,初中語文作業目標性不強,老師的作業目標永遠就是停留在字詞句的掌握上,高階的閱讀策略、寫作方面的作業很少。

此外,針對作業與教學脫節問題,王月芬表示:“老師課堂上講得很有情感、分析透徹,但課后一張試卷布置下去,沒有一個題目和講課內容相關。”王月芬建議,學校的作業改革不應該是顛覆式的,要有系統觀,抓好基礎性工作。

(記者 蔣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