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屬于大企業主導的時代,或許要成為過去時了。一周之內,世界三家大企業前后腳宣布要分家。電子大亨東芝、保健醫療巨頭強生、電氣傳奇通用,三家發展超過100年全球公司巨頭,不約而同地選擇了輕裝上陣。

眼下,雖然不乏另一些科技企業依然執著于并購與壟斷,但在快速變幻的科技浪潮里,過去大而全的龐大企業帝國也許已不適配,畢竟做大做強也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這三家只是拉開了大公司拆分重組的一個序幕。

百年巨頭 一朝分拆

小公司總想做大,大企業卻想“變小”。上周,美國老牌巨頭通用電氣宣布拆分為三家公司,將分別專注于能源、醫療保健和航空。有著129年的通用電氣,曾經是美國最有價值的公司和美國商業力量的象征。

11月15日,通用集團方面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公司計劃在2023年初免稅拆分GE醫療,成立一家以精準醫療為核心業務的公司;另外將現有GE發電、GE可再生能源和GE數字集團三大業務合并,計劃在2024年初免稅拆分,組建以引領能源轉型為核心業務的公司。完成這些交易后,GE將轉型成為一家以航空為核心業務的公司,聚焦打造未來航空。

就在人們還在為百年通用電氣的大分家感到唏噓時,美國另一家醫療巨頭強生公司也宣布了分拆計劃。強生稱,為實施更具針對性的業務戰略并加快增長,將把其消費者健康業務拆分成一家獨立的上市公司,與原有的醫藥業務分開。

強生公司表示,拆分以后,新的強生公司將依然是多元的制藥和醫療設備企業,而新的消費者健康公司更專注于消費品領域。這兩家公司所轄業務在2021年的營業收入預計分別約為770億美元和150億美元。

無獨有偶,在大洋彼岸,成立于1875年的日本商業巨頭東芝,也決定分拆為三家公司:一家注重新能源和基礎設施,一家專注硬盤和半導體業務,另一家專注于閃存芯片的生產。

如此大規模的重組對于一家公司來說是不尋常的。該公司首席執行官表示,能源和電子這兩類面臨拆分的業務非常不同,電子設備業務的商業周期要比基礎設施業務快得多,而且電子設備業務需要大量投資。

經過商議,這一拆分方案可能在明年3月的特別股東大會上獲批。根據重組計劃,東芝計劃在未來兩個財年向股東返還1000億日元。東芝公司則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新公司的分拆和上市目標將于2023財年下半年完成。

甩掉包袱 輕裝上陣

對于此次分拆的原因,東芝方面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此次分拆是為了提升股東價值。新計劃可以“解鎖每個業務的價值”,以及“增強股東的選擇”。

但路透社的報道指出,這家成立146年的公司陷入一場又一場的危機。2015年,東芝曾經歷了會計丑聞,時任首席執行官兼總裁的田中久雄(Hisao Tanaka)將東芝利潤夸大超10億美元并于隨后離職。自此以來,公司已經裁掉了數千個工作崗位,并出售了大量業務。

2017年,為了避免摘牌,東芝從海外30多家機構中引入了54億美元資本,其中就包括Elliott Management、Third Point等對沖基金。此后,管理層與海外股東之間的緊張關系一直占據著媒體的頭條。今年4月由英國私募股權集團CVC Capital Partners提出的初步收購計劃也未有進一步進展。

事實上,東芝自身的業務調整一直在進行中,今年9月底,東芝就曾關閉位于大連的一家工廠,而大連是該公司在中國設立的第一個生產中心。

而通用的拆分則是源于高負債的困擾。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由于經營不善,其負債大幅增加。在向政府尋求緊急援助之后,通用電氣逐漸剝離了公司大部分的金融資產,并削減公司主業之外的其他業務,專注工業制造本業,縮小債務規模。

拆分的一大好處正是提高公司航空業務的估值。路透社報道指出,通用為波音和空客提供噴氣飛機發動機,但其估值卻受到金融業務負債的影響,如果剝離出來,單獨估值可能超過千億美元。

此外,通用分拆背后還有激進投資者的身影。比如早在2015年就入股通用的尼爾森·佩萊茲,他很早就鼓勵通用從金融業務脫身,扎根工業領域,并支持通用轉型。

與東芝與通用的提升公司價值不同,強生的分拆或許更多是為了“避嫌”。近年來,由于明星產品爽身粉被指控有致癌風險,強生公司一直訴訟纏身。華爾街日報表示,強生拆分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日用消費品業務面臨訴訟,將承擔高額債務,與快速發展的藥物和醫療器械業務大相徑庭,影響了集團的整體估值。不過,強生表示,公司拆分與大量訴訟及子公司破產無關。

大勢所趨or大浪淘沙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科技巨頭的興起,工業制造、能源等傳統巨頭正試圖跟上時代轉型的步伐,重振雄風,巨頭業務轉型甚至是拆分重組都并不罕見。從杜邦、西門子、霍尼韋爾到美國聯合技術公司(UTC)以及ABB等行業巨頭,都啟動了或大或小的分拆動作。

而在他們之后,英國葛蘭素史克和美國輝瑞計劃明年分拆他們的消費者健康業務,法國賽諾菲也計劃剝離其消費者業務。

傳統巨頭紛紛選擇輕裝上陣,但也有新興巨頭仍在執著于擴張與并購。比如現在改名為“Meta”的Facebook、亞馬遜、谷歌等等。

一年多前,芯片巨頭英偉達公司準備以40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軟銀集團旗下的半導體設計與軟件公司ARM,并計劃在2022年3月前完成交易。

不過,上個月,歐盟委員會在官網發布新聞稿,宣布委員會已經對英偉達對ARM的并購案展開深入調查。新聞稿中稱,委員會擔心并購ARM后,具備動機和能力的英偉達將限制其競爭對手使用ARM的技術,最終形成半導體芯片價格上漲、消費者選擇減少、削弱創新等負面影響。

相比起英偉達,另一家芯片公司AMD的收購進程相對順利。在宣布收購賽靈思消息一年后,AMD稱這筆交易預計年底完成。

全聯并購公會信用管理委員會專家安光勇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一般來說企業規模大,對其業務是有很大的幫助的,企業能夠享受規模效應、學習效應以及相關領域的協同效應等諸多優勢,這也是為什么很多企業愿意做大做強。

“但這也是有一定的前提的。”安光勇表示,很多企業做大時,也會逐步往非主營業務方向擴展,而這些對于其主營業務,或細分領域的發展并不能帶來更多協同效果。而且隨著企業變大,其管理制度、應變機制、反應能力、對市場的靈敏度等會逐步失去其靈活性,變得越來越慢。

安光勇進一步指出,為了避免這種現象的發生,也有很多企業在內部孵化新的業務,擺脫母公司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例如:一家傳統制造業企業,想孵化元宇宙、互聯網等新興領域時,其母公司的企業文化等都會帶來負面影響。因此,通過拆分等方式,一是可以避免這些母公司的負面影響,二是也有利于融資等各種活動。

而美國投行威廉·布萊爾公司高管尼克·海曼認為,企業集團的時代結束了,在數字經濟時代,行動快速和靈活的企業更具優勢。

(記者 陶鳳 趙天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