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預案公布三個多月后,11月16日晚間,安信信托發布多份公告,包括重大資產出售草案。與此前市場預期一致,安信信托此次公布的重組草案并未出現較大的變動,擬將標的資產的全部權利轉移給中國銀行上海分行,以此抵償部分待和解債務的承諾依舊不變。不過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受底層資產股票市價波動或貸款逾期等信用風險增加因素的擾動,安信信托部分抵債資產凈值變動幅度超過30%。在分析人士看來,雖然安信信托部分抵債資產凈值變動幅度較大,然而本次擬置出資產作為一攬子和解方案的一部分并未單獨作價,直接轉給中國銀行上海分行。本次交易完成后,安信信托與該行之間的待和解債務將全部獲得清償,也會加速推動安信信托重組的順利完成。

圖說:安信信托公告

轉移標的資產全部權利

安信信托的重組備受資本市場關注,根據該公司最新發布的草案,安信信托擬將標的資產的全部權利轉移給中國銀行上海分行,以此抵償部分待和解債務,主要包括本金約24.78億元及本金32.78億元所對應的利息、罰息、資金成本、其他費用等。安信信托指出,本次擬置出資產作為一攬子和解方案的一部分并未單獨作價。

對于安信信托轉移標的資產全部權利市場已有預期,7月23日,安信信托與中國銀行上海分行簽署了《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行與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之債務和解協議》,安信信托向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轉讓持有的中信銀行(國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信銀國際”)3.4%股權、安信信托持有的“華安資產-信盛1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全部收益權、“國海成長一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全部收益權、“中鐵信托-傳化股份2號單一資金信托”等多項權益。

不過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安信信托部分抵債資產凈值變動幅度較大,例如,國海成長2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變動幅度為-84.84%;國海成長1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變動幅度為-59.35%;華安資產-信盛1號專項資管計劃、渤海信托·平安渤海7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資產凈值變動幅度也在-30%之上。安信信托表示,抵債資產凈值變動幅度較大(超過30%)主要原因為底層資產股票市價波動或貸款逾期等信用風險增加,例如,華安資產-信盛1號專項資管計劃穿透后底層資產為上市公司渤海租賃股票,已于2019年限售到期,但限售解除手續尚未辦理完成。

國海成長1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和國海成長2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2020年末資產凈額較2019年末下降幅度較大的原因為底層資產“天夏智慧”股價波動所致。渤海信托·平安渤海7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穿透后底層資產為對深圳市大鵬貿易有限公司本金5億元信托借款的債權。該筆信托貸款期限為36個月,于2020年5月到期未正常還款付息,考慮綜合借款人財務狀況及保證人償債能力,根據公司預期信用減值政策。減值比例由2019年末的52.50%上升至75%。

談及部分抵債資產凈值變動幅度較大的原因,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分析稱,雖然從凈值情況看,安信信托部分抵債資產凈值變動幅度較大,然而本次擬置出資產作為一攬子和解方案的一部分并未單獨作價,直接轉給中國銀行上海分行。本次交易完成后,安信信托與中國銀行上海分行之間的待和解債務將全部獲得清償,也會推進安信信托重組加速并順利完成。

債務問題將得到“喘息”?

7月,安信信托發布包括《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在內的多項公告,重組方案揭開面紗。安信信托擬向上海砥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實施非公開發行,募資90億元并用于充實公司資本金。同時還與中國銀行、中國信托業保障基金、中國信托業保障基金有限公司等簽署《債務和解協議》,債務和解總額約90億元。

在彼時發行的預案中,安信信托就提及擬將標的資產的全部權利轉移給中國銀行上海分行,以此整體抵償待和解債務,而用以向中國銀行上海分行償還債務的8億元來源于安信信托非公開發行股票的募集資金。

不過,為對本次交易的合理性提供參考,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安信信托已聘請估值機構對標的資產進行評估和估值,但相關估值結果不作為定價依據。根據格律評估出具的《股權價值估值報告》,以2020年12月31日為基準日,安信信托擬資產重組涉及的信銀國際的3.4%股權價值在滿足全部假設和限制條件下,估值約為11.39億元。根據格律(上海)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資產評估報告》,以2020年12月31日為基準日,安信信托擬資產重組涉及的除信銀國際3.4%股權以外的其他資產在滿足全部假設和限制條件下,評估值約為10.48億元。

如上述方案得以順利實施,將實質性推進安信信托風險化解工作,安信信托的債務難題也將得到“喘息”。廖鶴凱進一步指出,按照草案,本次交易完成后,安信信托與中國銀行上海分行之間的待和解債務將全部獲得清償,安信信托重整進程又推進了一大步。本次重大資產重組與安信信托非公開發行股票清償債務8億元相互獨立,資產債務同步剝離,為安信信托后續化解債務風險減輕了一大塊包袱,以資產包抵償部分待和解債務。

對此次交易帶來的影響,安信信托在公告中表示,預計本次交易能夠有效提升公司的利潤和每股收益,資產負債率有所下降。本次重大資產出售完成后,公司債務負擔得到減輕,盈利能力有所改善,有利于公司增強持續經營能力。

“中國銀行接手這些資產后,需要等待解禁或合適時機拋出標的資產,或參與到具體債務的風險化解處置中去,并以此協助加速推進安信信托重組事宜,以獲得后續重組順利后非公開發行股票帶來的8億元償還資金,最大限度的減少貸款造成的損失。”廖鶴凱說道。

(記者 宋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