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煌上煌在2021年半年報中提到“公司計劃2021-2025年保持每年平均開店1500家左右”。11月17日,煌上煌在投資者互動平臺表示,“公司未來3-5年要達到萬家以上門店的總目標不變”。

在業內人士看來,煌上煌想通過“萬家門店”計劃實現鹵味老三逆襲,但這并非易事。絕味食品門店數量早已過萬,無論是營收規模還是門店數量早已甩開煌上煌一大截。此外,周黑鴨也已開放特許經營,加快拓店步伐。

“萬店”目標不變

11月17日,煌上煌在投資者互動平臺表示,“公司門店拓展正在持續推進中,公司未來3-5年要達到萬家以上門店的總目標不變,公司拓展部門將根據市場情況及時調整戰略,力爭完成拓店目標”。

根據煌上煌半年報數據,2021年上半年,煌上煌新開門店417家,截至2021年6月底,該公司肉制品加工業擁有4840家專賣店,其中直營門店366家、加盟店4474家,銷售網絡覆蓋了全國27個省或直轄市、249個地級市。“公司計劃2021-2025年保持每年平均開店1500家左右。”煌上煌在半年報中稱。

在業內人士看來,煌上煌加速拓店背后與其業績下滑不無關系。中期報顯示,2021年上半年煌上煌收入為14.07億元,同比增長3.0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5億元,同比下降4.84%。同期絕味食品和周黑鴨營收分別為31.44億元和14.5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5.02億元和2.3億元,均呈上漲態勢,只有煌上煌一家凈利潤下降。

今年前三季度,煌上煌業績頹勢還在持續。2021年前三季度煌上煌營業收入為19.33億元,同比下降0.0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84億元,同比下降21.32%。同期,絕味食品實現營收48.47億元,凈利為9.64億元,分別增長24.74%和85.39%。

值得一提的是,煌上煌是上市最早的一家鹵味企業,被譽為“鴨脖第一股”,如今卻被絕味、周黑鴨趕超,在鹵味賽道上煌上煌被認為是“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

資料顯示,2012年,煌上煌作為醬鹵第一股在深交所掛牌上市;四年后的2016年周黑鴨在港交所上市;2017年,絕味食品登陸上交所。

對于煌上煌未來“3-5年萬家門店目標”的具體布局規劃,北京商報記者采訪煌上煌,但截至發稿并未收到回復。

老三逆襲難

想通過拓店方式趕超絕味食品、周黑鴨,這對于煌上煌來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香頌資本董事沈萌看來,快速布局線下門店有可能使煌上煌利潤收縮,“對于煌上煌上述開店目標,若不考慮單店業績表現,單純追求開店規模,完全可以實現,但對于企業來說可能在整體經濟性上缺乏合理基礎。盲目追求開店規模,可能會犧牲煌上煌單店的業績效率,導致成本增加而利潤減少”。

事實上,拓店計劃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對煌上煌的利潤造成影響。在三季報中,煌上煌在解釋凈利下滑原因時表示,“公司人工成本、門店租賃費和市場促銷支持等各項費用持續投入增加,使得銷售費用同比增長28.53%,是其凈利下降的原因之一”。

2020年5月,煌上煌在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中就“銷售費用率和管理費用率高于同行業的質疑”回應稱,銷售費用率和管理費用率高于同行業主要系大力開拓新市場所致。多地市場因為剛進入,所以費銷比偏高,尤其是在新市場中,在門店沒有完全步入正軌的情況下,銷售收入較低。銷售費用占銷售收入的20%以上,有時候甚至超過30%,進而拉高了全國的費銷比。

利潤收縮之外,食品安全或是煌上煌加速拓店的另一大隱患。“煌上煌要想在五年內實現萬家門店目標,加盟模式自然是拓店首選。不過,加盟店相較于直營店管理方式粗放,很容易引發食品安全問題。”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稱。

根據公開內容,煌上煌曾因食品安全問題被罰。2021年4月,南昌市市場監管局披露的信息顯示,該局執法人員1月5日在南昌市南昌縣三江鎮煌上煌專賣店檢查時發現,保鮮柜內售賣的醬香鴨頭生產日期為2020年12月19日,保質期7天。經查明,這些醬香鴨頭生產單位為江西煌上煌集團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隨后,南昌市市場監管局向煌上煌專賣店下達行政處罰告知書,沒收超過保質期的食品,并處以6000元罰款。

據NCBD(餐寶網)發布的《2020中國鹵味熟食差評大數據分析與研究報告》顯示,在周黑鴨、絕味鴨脖、煌上煌、紫燕百味雞、廖記棒棒雞這些鹵味品牌中,煌上煌差評率排名第一,達9.65%;在產品方面,“不新鮮”“產品是餿的”“懷疑已過期”三項差評占比均接近20%。

在業內人士看來,煌上煌規模比不上絕味食品,與周黑鴨相比,品牌優勢尚未明顯突出,隨著周黑鴨開放特許經營,線下門店擴張加快,煌上煌想超越周黑鴨也非易事。未來,若不能在拓店的同時做好成本管控和品控把關,煌上煌與絕味食品、周黑鴨的差距可能會越來越大。

(記者 郭秀娟 王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