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電器接盤了盾安環境。11月16日晚間,盾安環境、格力電器雙雙發布公告稱,格力電器擬以30億元控股盾安環境。11月17日,盾安環境以漲停收盤,并創下9.44元/股的年內新高。如盾安環境控制權順利轉讓,曾擁有兩家上市平臺的諸暨教父姚新義將告別A股。據了解,除了盾安環境,姚新義還曾是江南化工的實控人,受2018年的債務危機影響,姚新義不得不“斷臂求生”,陸續將兩家上市平臺出讓。

“盾安系”掌門人將告別A股

繼讓出江南化工控制權之后,姚新義的另一家上市公司盾安環境也面臨易主,這也意味著曾手握兩家上市平臺的“盾安系”掌門人姚新義將告別A股。值得一提的是,受易主消息影響,11月17日,盾安環境以漲停收盤,報9.44元/股,漲幅為10.02%,該價格同時創下了盾安環境今年以來的股價新高。

11月16日晚間,盾安環境、格力電器雙雙發布公告稱,格力電器擬受讓浙江盾安精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盾安精工”)所持盾安環境27036萬股股份(占盾安環境總股本的29.48%),轉讓價款約21.9億元;同時,格力電器擬以現金方式認購盾安環境向特定對象非公開發行的13941.48萬股股票,認購價款約8.1億元。

上述股份轉讓完成交割后,盾安環境的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將發生變化,盾安環境的控股股東將變更為格力電器,由于格力電器無實際控制人,故盾安環境的實際控制人將由姚新義變更為無實際控制人狀態。這也意味著,姚新義將又失一家上市平臺。

據了解,姚新義為知名浙商,于1987年一手創建了盾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盾安集團”),并于2004年推動旗下公司盾安環境上市。在盾安環境上市后不久,姚新義又陸續涉及民爆業務,2009年起籌劃重組事項,并于2011年實現了旗下民爆資產借殼江南化工上市,把江南化工的控制權收入囊中,至此,姚新義已手握兩家上市公司實控權。

2020年,江南化工率先實現易主。2020年8月,江南化工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盾安集團擬向北方特種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特能集團”)轉讓其合計持有的公司15%股份,同時,盾安集團將所持江南化工14.99%股權所對應的全部表決權委托給特能集團。特能集團成為江南化工的控股股東,中國兵器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成為江南化工的實際控制人。

針對相關情況,北京商報記者致電盾安環境董秘辦公室進行采訪,對方工作人員表示,“關于股權轉讓事項的情況,公告中已經表述得很詳細了,關于盾安集團的情況,上市公司這邊并不是很了解。目前上市公司處于平穩運行階段”。

債務危機下不斷“瘦身”

姚新義為何先后將所控制的兩家上市公司實控權轉讓出去?還要從2018年講起。

2018年5月2日,盾安環境、江南化工雙雙發布停牌公告,稱于2018年5月1日收到控股股東盾安集團函告,盾安集團存在重大不確定性事項,且該事項對本公司有重大影響。在后續的公告中,兩家公司披露稱,由于受宏觀金融環境影響,盾安集團債券未能如期發行,造成一定的短期流動性問題。由于盾安集團有多期債券即將到期,仍存在一定的違約風險。據媒體報道,各項有息負債超過450億元。

受盾安集團“爆雷”的影響,盾安環境的業績也被拖累。財務數據顯示,2018年,盾安環境實現營業收入約94.01億元,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約為-21.67億元,同比下降2448.09%。2019年,盾安環境業績短暫回暖,當年實現歸屬凈利潤約1.31億元,隨后2020年又陷入虧損,財務數據顯示,2020年盾安環境實現的歸屬凈利潤約為-9.997億元,同比下降861.3%。

不過,2021年后,盾安環境業績開始改善,2021年前三季度,盾安環境實現營業收入約73.74億元,同比增長41.6%;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約為3.42億元,同比增長281.37%。

在債務危機下,“盾安系”不斷進行瘦身,不僅出售各類資產,甚至將上市公司控股權拱手讓人。在此次發行預案中,盾安環境表示,本次發行有利于化解公司流動性風險,緩解現金流壓力,為上市公司持續穩定的經營發展注入強心劑,有效降低盾安集團流動性危機對于盾安環境后續影響。

某投行人士汪軍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不管是江南化工還是盾安環境,有像格力電器、央企子公司這樣的“白衣騎士”接盤對其的發展都是好事一樁。而對于姚新義來說,雖然喪失了上市公司實控權,但有利于緩解資金流動壓力,早日從此次危機中脫身。

值得一提的是,盾安環境此次籌劃控制權轉讓事項停牌前,公司股價連續兩個交易日漲停,也引起了市場質疑是否存在交易內幕信息泄露的情況。

(記者 董亮 丁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