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官宣收購貴州青酒不足一周,貴州醇董事長、新任貴州青酒董事長朱偉再放豪言。11月17日,朱偉在個人社交賬號上發布“貴州青酒新政三”稱,將拿出市值600億元原始股,限額30家大商,建立“白酒大商聯盟體”。一時間引起業內外人士熱議,眾多網友在該言論下議論紛紛,“營銷驅動走不遠”“不要炒作”等聲音異常響亮。

白酒營銷專家晉育峰指出,1億股原始股對應估值已經超過千億。即便加上未上市的郎酒、劍南春,千億級別酒企也不過八家,貴州青酒剛剛完成資產重組就對標千億酒企,數據站不住腳。

高喊贈送一億股

貴州青酒這幾天可謂是瞬息萬變,前腳朱偉剛發布收購完成的慶祝帖,后腳便接連公布三則新政,且一條比一條震撼。其中最讓業內外人士震驚的便是11月17日午間,朱偉公布的第三則新政:建立“白酒大商聯盟體”。

朱偉稱,將向參與經銷商每家贈送貴州青酒100萬-500萬股原始股。當然,想要免費得到原始股就要完成對應銷售任務。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獲得原始股準入門檻對于行業而言屬于較高水平,要求經銷商未來五年合計完成4000萬-2億元銷售額。同時,參與經銷商限制在30家,贈送原始股總計1億股,先到先得,贈完為止。

貴州青酒董事長朱偉對北京商報記者回應稱,預計白酒大商聯盟體計劃將于1個月內完成。對于網友評價炒作行為,朱偉則表示,老名酒復興目標是回到行業頭部位置,否則就沒有意義。

1億股意味著什么?這就要聯系到新政之二:貴州青酒年內完成6000億元市值的目標。“以6000億元市值目標計算,1億股占比10%,對應市值600億元,500萬股占比0.5%,對應市值30億元。”朱偉在新政三中明確硬指標,貴州青酒“600億元計劃”由此誕生。

單看6000億元市值目標與600億元的貴州青酒計劃或許沒什么概念,但是參照其他上市公司市值便可知貴州青酒,亦可以說貴州醇朱偉,畫的“餅”有多大。截至11月17日,白酒“股王”貴州茅臺總市值22549億元、五糧液8210億元、山西汾酒3782億元、洋河股份2649億元、古井貢酒1319億元。

北京酒類流通行業協會秘書長程萬松指出,“600億元計劃”要分為兩部分看,第一部分是貴州青酒能否完成銷售額來支撐朱偉提出的6000億元市值。其次是經銷商能否在五年內完成朱偉定下的銷售任務,能否帶領貴州青酒沖到6000億元市值。

是營銷還是炒作

作為貴州醇、枝江、貴州青酒三家酒企的董事長朱偉,個人社交賬號擁有粉絲數萬。而“畫餅”似乎成為朱偉的流量密碼,貴州青酒三則新政、收購各大酒企、開啟并購模式等資訊熱度最高。一則資訊便可以獲得眾人點贊、數人討論,就連朱偉自己都戲稱“一不小心竟然弄成了行業媒體外的新一家行業自媒體”。

實際上,此次定下6000億市值,貴州青酒“600億元計劃”并非朱偉第一次喊話。朱偉曾多次在個人社交賬號上喊出類似“將以貴州醇為平臺,十年打造2000億市值”“枝江酒業以真年份系列產品為龍頭,帶動公司整體,劍指湖北第一!”“枝江,浙江,一個月簽約30家經銷商”等目標式豪言。

作為一家未上市企業,朱偉個人賬號成為企業業績發布渠道。

據朱偉稱,2020年貴州醇銷量增長206%,成功實現扭虧。今年3月,朱偉發布枝江一季度營銷數據,稱企業一季度銷售回款同比增長104.93%。不過,在朱偉頻頻發出的好消息中,有網友質疑道,“為何只與去年比,應該與前年比才對。畢竟去年受疫情影響嚴重,哪里來的銷量”。

據了解,2018年12月,維維股份擬出售55%貴州醇股權時顯示,貴州醇2018年上半年收入不足0.33億元,且長期處于凈虧損中。在朱偉不斷喊話式營銷舉動中,貴州醇真實業績有待考證。

在朱偉個人賬號受到萬人關注背后,有不少網友在評論中提到“營銷”“畫餅”等詞匯。此次引起熱議的貴州青酒“600億元計劃”內容評論區,此類言論更是格外多。甚至有網友直言道:“營銷驅動是走不遠的。”“而酒是要精釀的,不是炒作出來的。還是認真釀好酒,大家才能接受的。”此類中肯言論也不少見。

重回巔峰有多遠

肩負貴州醇、枝江、貴州青酒三家酒企董事長、總經理重任的朱偉能否將貴州青酒做到6000億市值尚不可下定論。

據資料顯示,貴州青酒也曾輝煌過。1997年,當時還名為青溪酒廠的貴州青酒進行產品升級,在產品基礎上開發出全新“青酒”醬香、濃香型系列產品。同時,開始創新營銷形式,高調亮相當年秋糖,打出“喝杯清酒,交個朋友”這句響亮的廣告語。此外,進行第三次技改,擴大產能。

至2000年,貴州青酒銷售額突破3億元。2010年左右,貴州青酒的銷售規模達10億元。2012年,貴州青酒成為貴州僅次于茅臺集團的第二大白酒生產、銷售企業。但是,貴州青酒沒有抓準時機聚焦主業反而開始頻繁跨界,涉及房地產、供水、旅游等行業。之后貴州青酒便成為“隱退”的老牌企業。

據了解,今年2月、3月、7月,貴州青酒三次被列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合計約4.4億元。

即便曾經輝煌過,但從上一段輝煌的2010年到朱偉期待的2031年,貴州青酒能完成從10億到6000億,600倍的跨珠穆朗瑪峰式跳躍嗎?

此前,朱偉也曾披露將在未來兩年,每年投入不低于5億元的廣告,用于貴州醇、枝江、貴州青酒等名酒的品牌全國復興。如今,雖然有部分高鐵站已經將廣告落地,但廣告投放能夠帶來多少真實銷售額、能否帶領貴州青酒走出沒落,依然需要等待業績披露。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指出,朱偉此舉是為了制造輿論噱頭,無所不用其極。對于朱偉提出的600億原始股,無論是金額還是股本都不顯示。這一舉動雖然為自己打造了新的速成光環,但此手法低劣,不過是為了吸引媒體注意力供其炒作。

程萬松表示,畫餅,要把餅畫圓。畫餅,也要講規則。

(記者 劉一博 王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