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北京商報記者走訪北京地區多家商超便利店發現,市場上出現多款低度果味酒飲產品。據公開資料顯示,近年來女性酒類消費規模正在逐漸擴大,消費增速明顯。在此背景下,多家酒企均布局低度酒市場。除此之外,許多低度酒新品牌也成功獲得融資。

潮飲薈(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創始人殷凱指出,低度酒消費趨勢已經在全球范圍內得到確認,低度酒切中了年輕消費者的真實需求,但低度酒生產端壁壘相對較低,創造一個品牌的資金需求也不高,未來如何打破運營壁壘,從眾多品牌中脫穎而出,才是低度酒品牌需要解決的出路。

資本青睞

據不完全統計,近半年有多家低度酒新興品牌成功獲得融資。今年11月,低度茶果酒品牌落飲獲得近千萬美元Pre-A輪融資;10月,酒水飲料品牌碳氫氧制造獲得千萬元級天使輪融資;9月,新酒飲品牌梅花里完成近千萬元天使輪融資;8月,低度酒品牌冰青獲得近億元B輪融資。

除新興品牌外,諸多企業也紛紛入局低度酒賽道。今年11月,江小白在天貓平臺江小白旗艦店上架江小白果立方優布勞5度海鹽荔枝果味酒。9月,可口可樂中國推出低度風味酒飲——檸檬道“Lemon-Dou”日式檸檬氣泡酒。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6月,可口可樂中國就曾推出托帕克“Topo-Chico”硬蘇打氣泡酒含酒精飲料。去年9月,百威旗下預調酒品牌Mike’s推出嗨檸雞尾酒與主打0糖0脂的裸氣泡酒兩款產品。

公開數據顯示,在剛剛結束的“雙11”購物節中,天貓平臺低度潮飲酒購買人數增長超50%,總成交額接近白酒,成為酒類第二大品類。而在“6·18”期間,低度酒銷售額同比增長超90%。天貓平臺今年一季度有2449家酒類品牌銷售額增速超100%,其中低度酒品牌多達1415家。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低度酒市場近年來的快速發展,背后的邏輯是新生代年輕消費者的崛起。隨著女性消費群體的增長,低度酒會進入一個全面爆發的節點。

“她經濟”崛起

男性作為酒類消費市場主力軍,近年來地位卻逐漸被女性消費者搶占,越來越多的女性消費者加入到酒類消費行列之中。

據《1919女性用戶購酒大數據》顯示,2017-2021年,1919平臺女性用戶占比從4.79%增至19.02%,女性用戶數年均增幅64.48%。在消費力方面,女性消費群體2020年人均下單金額為2228.24元,與2019年相比整體提高594.79元,增幅達到36.41%。

在走訪時,低度酒貨架前時有女性消費者身影出現。某女性消費者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自己平時就會在家小酌,也會購買一些低度果酒在家自己調制飲用,朋友之間也會交流哪款低度酒好喝。當被問及原因時,該消費者表示,低度酒由于度數較低,通常在3-6度左右,不用擔心喝多,飲用起來沒有負擔。而且飲用時口感不像白酒偏辣,而是偏甜,有果香味道。

事實上,女性消費者的崛起,去年9月發布的《2020年輕人群酒水消費洞察報告》中就已顯現。報告顯示,“90后”女性酒水消費人數已經超過男性,而低度酒則成為“年輕人喝的第一口酒”。年輕消費者追求微醺,對低度酒水偏愛有加,果酒、葡萄酒、啤酒這幾類低度酒頗受年輕人偏愛。

業內人士表示,雖然低度酒符合時下主流年輕消費者的飲酒偏好,短時間內會保持快速增長。但低度酒市場當下已不是藍海,其他酒企入局門檻并不高,同時還有諸多新興品牌入局,未來低度酒市場競爭會逐漸激烈。

受困同質化

據《中國低度潮飲酒趨勢報告》顯示,今年前三季度,低度潮飲市場在電商平臺銷售額同比增長高達51%。隨著消費觀念的革新和消費群體的擴張,低度潮飲市場近年來實現快速成長。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目前國內有近11.5萬家狀態為在業、存續、遷入、遷出的低度酒相關企業。從注冊時間上看,近四成低度酒相關企業于近五年內成立。然而由于打造自有供應鏈成本過高,也導致多數低度酒品牌采用委托設計生產或貼牌代工的生產模式,但這使得低度酒行業門檻相對較低。

北京商報記者分別在天貓平臺和京東平臺搜索“低度酒”發現,不同品牌的產品從口味上來看,基本沒有太多差別,口味上基本以梅子、柚子、葡萄、荔枝等口味為主,產品同質化明顯。而從銷量來看,排名靠前的則依然是相對知名品牌,例如RIO銳澳、梅見、貝瑞甜心等消費者耳熟能詳的品牌。

殷凱表示,在巨大的增長預期和資本加持之下,短期內低度酒市場涌現出大量品牌,已經出現了擁擠現象。且新創品牌差異化不明顯,不僅是口味趨同,品牌認知也未能積累成型,都在互聯網上同臺競技,單位時間內的紅海指數已經“發紫”了。經過一段時間積淀后,優秀品牌會脫穎而出。優秀品牌將會通過融資自建工廠,這是能真正做到品牌差異化的基礎保障,在此基礎之上才有可能構建護城河。

(記者 劉一博 翟楓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