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銀行卡四件套,有需要微我”“全新卡資料齊全”……在網絡平臺活躍著一些中間商,他們常用暗語交流,只因收購和銷售的產品屬于監管明令禁止倒賣的“違禁品”——銀行卡“四件套”。繼《拆解銀行卡“四件套”販賣套路》后,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市場上還存在一種出借銀行卡賺取傭金這種看似誘人的“跑分”兼職項目。殊不知這種“躺平”賺快錢的方法看似簡單,一旦銀行卡、收款碼落入中間商手中,用戶很可能成為博彩、境外洗錢的工具。

高額返傭 實為“洗錢”通道

“有個賺錢的路子要不要試試?”“你有幾張卡?給你返傭金,用你的卡刷刷流水就可以”……雖說動手出借、提供個人支付結算賬號密碼太簡單,但殊不知你已經落入“黑產”陷阱。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目前在市場上存在一種地下交易,中間商們流轉于各大社交平臺尋找“魚餌”,而他們做的就是銀行卡搶單“跑分”的生意,“跑分”就是持卡人需要交出自己的銀行卡、支付寶收款碼替別人代為收款來賺取傭金,傭金的比例在1%-5%。

“跑分”的形式分為線上、線下,線上需要提前繳納押金、保證金,還需要提供銀行卡賬號、支付寶賬號、身份證、手機號碼等個人信息。

“傭金9500元”“這是最后一單了”……卡販子中間商王磊寧(化名)每天都在社交群尋找可以提供銀行卡搶單“跑分”的用戶,他手里有一筆9萬元的“物料”需要盡快洗白。王磊寧給持卡人開出的傭金也非常豐厚,他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稱,“線上押金收800元,先給你卡里轉賬9萬元,你轉到另一個銀行卡,交易完成后返還押金和9500元傭金”。

“分批轉,不能一次性轉,一次性風險太大了,或者是幾個小時轉一次,這樣風險最低。” 王磊寧保證,“我保你5單之內一點事都沒有,就這個單子利潤大,博彩的風險是最低的。”

和王磊寧一樣,還有多位中間商也做著搶單“跑分”的生意,且開出的傭金都價格不菲。“你要做就把銀行卡賬號和支付寶收款碼發過來,我們這邊是團隊不是個人,有多個檔位選擇,比如押金350元,可以‘跑分’1.18萬元,你能掙1800元傭金;押金500元,可以‘跑分’2.3萬元,你可以掙3000元傭金。”另一位中間商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稱,“每天可以做2單,只要額度不超過5萬元一般都沒風險”。

和此前銀行卡販賣“四件套”相同的是,“跑分”也有線下模式,持卡人、中間商、洗錢交易對手在同一個地方聚集,共同會面。“線下不要押金,你最好辦一張大額轉賬的銀行卡過來,包吃包住包車費,卡用完你帶走,線下傭金最高能拿到8%。”一位中間商說道。

出借銀行卡、支付寶收款碼這一行為看似簡單,但殊不知這種“躺平”賺快錢的方法,也會讓用戶以身試法淪為“階下囚”。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分析稱,根據刑法規定,自然人或者單位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持,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情節嚴重的,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出租出售銀行卡只是幫信罪的一種行為方式。提供支付寶收款碼的行為,本質上也是一種支付結算幫助行為,行為人首先可能涉嫌的是幫信罪。由于相應的銀行卡并不在本人手中,所以上述銀行卡可能被用于不法用途;而根據相關司法解釋,相關銀行卡內的資金流水額將是量刑的依據和參考。因此,出借銀行卡或支付碼的行為存在較大的刑事風險。

平臺化運作 用戶質疑即被踢出群聊

和銀行卡販賣“黑產”一致,中間商收到贓款時為了確保安全,需要先“跑分”洗錢,把錢洗白后再轉入自己賬戶。為了拓展業務,還有部分中間商開發了“跑分”平臺,不斷發展線下代理、利用代收款等幌子誆騙用戶。

那么此類“跑分”平臺操作究竟是如何運作的呢?北京商報記者聯系到一位“跑分”平臺中間商,在她的指引下,記者下載了一款應用程序,該應用程序便是他們用來發布訂單、接收訂單、交易的“跑分”平臺。

北京商報記者進一步注冊后發現,用戶只要成功注冊并進一步完善信息后,就可以搶單。用戶需要在卡里預留5000-10000元本金,還需要開通手機銀行和短信通知,1張卡每天的轉賬金額不超過5萬元。

當中間商需要轉移贓款時,會將轉賬需求發布在平臺上供“跑分客”搶單,“跑分客”搶單成功后,再經多個不同賬戶層層轉賬,從而達到洗錢目的。例如,搶單成功后,用戶向A賬戶充值5000元,此時A的余額會顯示為5600元。這時“跑分”平臺的玩家就會將累計的資金轉移至用戶收款碼中,600元傭金到手。

在北京商報記者加入的“跑分”群中,已有不少用戶被誆騙進群,這些用戶大部分對“跑分”這一運作模式并不知情,也有用戶在群中提問:“是否為詐騙平臺?”不過只要有用戶發出質疑,就會被管理員踢出群聊。

而對那些已經從事“跑分”的用戶來說,可以繼續發展下線擴大團隊。一位“跑分”平臺管理員介紹稱,“拉下線的方式很簡單,就是發布兼職內容,找到用戶,然后把用戶拉入群里就可以,只要用戶搶單就可以賺0.5%的傭金”。這樣,一個龐大的“跑分”團隊被建立,黑產的錢被徹底洗白,用戶大多是不知情的“小白”,溯源較難。

“個人賬戶實際上是用戶最敏感的個人信息之一,出借首先會讓自己的個人隱私暴露在網絡之中,其次可能會間接地成為洗錢等違法行為的幫兇。”博通分析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直言,“跑分”平臺本身就是違規行為,很可能被用于洗錢或者給博彩等非法交易使用,屬于重點打擊的對象。用戶不但可能要承受個人資產的損失和信息的泄露,還有可能需要承擔法律責任,或者面臨賬號被封的情況,不能因小失大。對于此類平臺,發現就應該及時跟相應機關同步,配合警方及時介入。

搶單跑分涉嫌“幫信罪”

監管應建立警示制度

近年來,銀行卡已成為詐騙、洗錢案件高發的根源,依托銀行卡犯罪的“跑分”模式更是風險難測,不僅在操作中需要實名、綁卡、上傳收款碼等,個人信息容易泄露,大部分用戶還需要利用自有資金刷流水,也會存在資金損失風險。

一位銀行業風控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稱,搶單“跑分”模式存在洗錢等法律風險、信息泄露風險以及個人信用風險。當前銀行也在不斷加強對交易流水的監控,一旦出現大額頻繁的資金交易,就需要通過提升費率、降低金額、暫停交易甚至銷戶等進行處罰,同時也會對用戶做好反洗錢培訓教育。

易觀高級分析師蘇筱芮表示,出借自己的銀行賬戶,支付寶、微信支付等二維碼風險巨大,個人隱私可能會泄露,繼而被不法分子利用,存在財產損失風險。廣大用戶需提升風險防范意識,保護好個人信息安全,出租、出借、出售、購買電話卡、銀行賬戶、營業執照等涉及違法犯罪,要從源頭加強法律意識,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對商業銀行而言,建議從技術上建立風險識別和警示制度,對交易數量、地點、頻率明顯有違常理的,應當及時采取人工干預,及時關停相關交易。” 王德怡說道。

鑒于上述“跑分”模式存在多種風險,支付機構也已出手整治,支付寶安全專家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支付寶會根據賬戶注冊、登錄、實名認證等行為節點環境數據,建立實時策略和實時賬戶租界模型,針對出借支付寶賬戶行為進行風險檢測;同時,會根據賬戶出借意圖和風險程度進行梯度懲戒,如賬戶核身、教育警示、答題考核、限制收款、不予開戶準入懲戒等。

“同時提醒大家,出售、出租、出借銀行卡和收款碼等參與‘跑分’的行為容易被犯罪分子利用,可能涉嫌“幫信罪”,切勿將自己賬戶交由他人使用,謹防詐騙。”上述支付寶安全專家提醒稱。

(記者 宋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