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十一黃金周,不少景區因為“人從眾”模式登上熱搜。受疫情影響,出境游和中遠程需求未能釋放,但人們對旅行的向往始終都在。

不出遠門,去哪里尋找“詩和遠方”?城市周邊的新鮮玩法、鄉村度假成為潮流和趨勢。業內普遍認為,距離近、時間短的微度假方式,已經成為當前旅游行業的新賽道。

市民青睞短途游

最近一年多來,每逢周末天晴,家住武昌楊園的程先生都會自駕到武漢周邊2小時左右的地方,在特色酒店或民宿住一晚,嘗嘗當地美食,帶三歲的娃到大自然里遛一遛。

“這兩年沒有出國旅游,但出去玩的時候并不少,照片拍得比之前更多。”程先生大概算了一下,鄂州、黃梅、孝感、蘄春、嘉魚……武漢周邊的地方幾乎都跑遍了。有些不太出名的地方,人少清凈,心情自在,反而比大景區體驗更好。

“去遠方”不再是長途跋涉,挪個地方,跳出日常就算出發。疫情防控常態化階段,這種短時的輕旅行、微度假方式,逐漸成為城市主流人群的需求。極目新聞記者隨機詢問發現,不少市民都有相似的想法。“遠的地方去一趟要做好多準備,不如就趁這個時機,把周邊的地方好好探索一番。”有人表示,法定假日一年就那幾個,而周末雙休經常有,工作之余來個短途游就挺好。

“疫情倒逼了旅游產業轉型。”武漢商學院旅游管理學院院長薛兵旺教授認為,過去中國旅游產業更多集中在大型項目開發,以及特色核心資源、目的地產品的打造。但疫情不允許大規模聚集,分散在城市周邊的輕型休閑、微型度假等產品正好滿足了游客所需。

微度假概念流行

記者發現,早在五六年前,微度假這一概念已經被提出來。近年來,城市人群追求高舒適度的休閑度假需求逐步提升,微度假成為文旅產業的一個細分領域。

微度假的特點是“微”:距離近,一般指以大城市為中心、周邊2小時車程內的目的地;成本小,說走就走,無須勞心費力地規劃行程和時間;群體小,一般是小團體,以情侶、家庭為單位,追求食宿及配套服務的舒適和品質。

目前,業內認定的微度假類型,主要有三大類,包括鄉村微度假、城市微度假和主題微度假。鄉村微度假以鄉村旅游景區、休閑農業、民宿等為主體;城市微度假主要依托商業新場景,如文旅商業體、古鎮古街、城市網紅地等;主題微度假則以門票經濟為主,目的性較強,如主題樂園、溫泉、劇本殺等。

攜程平臺數據顯示,今年國慶高鐵周邊游大熱,尤其是京津冀、長三角、大灣區、成渝都市圈,城市互游特點突出。同時,在一二線城市周邊,登山戲水、游船賞景、蔬果采摘、住主題客棧等成為熱點。

記者從去哪兒了解到,在鄉村游和周邊游帶動下,今年十一的民宿預定量比2020年增長兩成,平均價格也有上漲。尤其是北京、上海等城市周邊的高端精品民宿,比2019年同期的收入增長五成。

城郊目的地漸火

從武昌出發,向北開車一小時,即可到達孝感的卓爾小鎮桃花驛。當喧囂遠去,眼前出現廣袤的農田和點綴其間的農舍式別墅,歸園田居的氛圍莫過于此。景區負責人李青介紹,桃花驛定位于鄉村生活品質樣板,50畝田園上,分布著四棟莊園別墅和一棟民宿酒店,每間房都有超大露臺和如畫風景。除了精品民宿,周邊還有湖塘、書店、餐廳、兒童樂園等配套設施。

周末的桃花驛一房難求。“客人大多來自武漢,尤以親子家庭為主,一般行程在2天左右。”李青說,住宿之外,小鎮還會設置一些自然農耕體驗,比如挖土豆、種花生等,還有一些非遺文化和陶藝折紙等手作項目,以豐富度假體驗。今年十一假期,小鎮40多間客房提前售罄,尤其是1日到5日的客房,基本都是20多天前預訂完畢。為滿足更多需求,景區臨時還增設了部分露營帳篷和房車。

被稱為“武漢后花園”的咸寧,旅游資源富集,鄉村業態多樣,是很多武漢市民周邊自駕游的首選。記者從咸寧市文化和旅游局了解到,今年國慶節7天,咸寧接待游客近400萬人次,旅游總收入23.9億元,均超2019年和2020年。其中,游客主要都來自武漢周邊城市。“春天采茶、夏天避暑、秋天賞桂花、冬天泡溫泉,一天四季都有去的理由。”武漢人盧先生表示,對咸寧的風景、美食和民宿酒店,早已如數家珍。

微度假成新賽道

“短期、近郊、高頻的近郊旅游度假產品,主要滿足的是城市中等收入群體的休閑和消費需求。”薛兵旺教授分析,當前較受歡迎的微度假項目,基本都布局在大中型城市周邊,生態環境優美、安靜的地方;產品設計上,都是基于核心客群的心理訴求打造,比如鄉村度假、運動康養、親子休閑、文化體驗等不同的形式和主題。

“微度假”疾風勁吹,怎樣才能立于行業風口?薛兵旺教授認為,旅游產品的提供者要牢牢把握市場帶來的機遇,產品開發要因地制宜,突出特色,比如民宿集群型、休閑農莊型、特色度假小鎮型等,充分滿足消費者的一站式需求。

還有業內人士表示,所謂的微度假,產品只是一個基礎載體,更重要的是傳遞文化價值,“與其說是一種產品,不如說是一種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