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年代至1930年代之間,上海公共租界以西,近代上海兩位重要的外籍建筑師——哈沙德與鄔達克,留下了哥倫比亞鄉村總會以及包括孫科別墅、鄔達克自宅在內的幾十棟花園洋房。

在哥倫比亞鄉村總會建成將近100年后的今天,它與孫科別墅一起以“上生·新所”為名,再次回到公眾視野,而留存的花園洋房,則成為新華路歷史文化風貌區的核心組成部分。哈沙德與鄔達克所塑造的建筑與空間,已成為這座城市重要的建筑文化遺產而得以銘記與傳承。今天,我們以哥倫比亞鄉村總會及孫科別墅(今上生·新所)為例,一探這兩位近代建筑師心中的理想空間。

【哈沙德與哥倫比亞鄉村總會】

今天上生·新所內的“海軍俱樂部”、泳池以及蔦屋書店在哥倫比亞鄉村俱樂部建成之初,其實是互相相連的一個建筑體,社交活動空間及體育娛樂空間被有機地整合在一棟建筑里

1923年,44歲的哈沙德正值其建筑創作的黃金歲月,哥倫比亞鄉村總會新址是他在上海成立事務所后的第一件作品。哈沙德的建筑融合了美國式的古典主義和西班牙傳教士風格的華麗,尤其是豐富的立面處理。

當年11月10日,《密勒式評論報》(China Weekly Review)刊載了哈沙德在大西路(今延安西路)的方案。方案將俱樂部的主體建筑置于基地的北側,在南側與西側留出了20個雙打網球場和8個單打網球場,分別采用素土、瀝青、草地三種不同地面,以便在不同季節給會員提供最應景的體驗。室外球場還包括槌球,草地滾球,鐘面式高爾夫球場等。

從平面中可以看出,哈沙德非常嫻熟地將社交活動空間及體育娛樂空間有機地整合在一棟建筑里。也就是說,今天上生·新所內的“海軍俱樂部”、泳池以及蔦屋書店在哥倫比亞鄉村俱樂部建成之初其實是互相相連的一個建筑體。建筑由二層高的主體建筑與西面同主體建筑垂直分布的單層運動場館組成。

建筑主體空間包括接待大廳、一個餐廳及東側的大宴會廳(實際并未建造),此外還設有壁球室、健身房、桌球室。接待大廳的內部走廊空間極具特色,中設8根柯林斯柱,支撐著加肋的分段拱頂。穿過走廊則為對稱布置八根巨大的石雕所羅門螺旋柱的宴會廳。

西側的體育館包括籃球館、保齡球房和一個帶淋浴房的露天泳池(即今天上生·新所的網紅打卡點)。泳池的周圍圍合出極具特色的西班牙式的敞廊,在游泳池與體育館交接的北側則留出寬敞的空間給觀眾欣賞水上運動。而計劃中,在冬季,游泳池還可以利用制冷系統變成溜冰場使用。

在立面上,哈沙德的哥倫比亞鄉村總會體現出美國加州西班牙傳教士建筑風格(Spanish Mission Style)的影響,俱樂部的山墻、門頭、所羅門螺旋柱以及細部裝飾等具有典型的西班牙建筑風格特征?;@球館的北立面入口山墻,頂部設計為裝飾感極強的寶瓶狀,中間開設玫瑰花窗,風格與主體建筑門廊的山墻面相呼應。

這正是哈沙德所極為擅長的。他的代表作海格大樓(今靜安賓館)、枕流公寓及盤根住宅都是典型的西班牙風格。

1924年1月,哥倫比亞鄉村總會奠基,同年11月,《字林西報》刊載了哥倫比亞鄉村總會非正式開放的消息。自此,哥倫比亞鄉村總會成為彼時在上海的各國僑民的休閑娛樂之所。

如今,在入駐“哥倫比亞鄉村總會”舊址的蔦屋書店里,我們在宴會廳所羅門螺旋柱之間,可以讀到當年總會的歷史背景展示圖。而宴會廳中壁爐上的文字縮寫“CCC” (Columbia Country Club),也彰顯了總會當年的歷史。

【鄔達克與哥倫比亞圈】

在哥倫比亞圈住宅規劃中,鄔達克與普益地產把基地分成了70余個長方形地塊,每個地塊上建設風格各異的花園洋房,而1929年第一批落成的洋房里包括了西班牙風格、意大利風格以及英國風格

哥倫比亞總會建成之后的1925年,工部局在哥倫比亞鄉村總會附近越界筑路,先后筑成哥倫比亞路(今番禺路)及安和寺路(今新華路)。同時,美國普益地產公司瞄準時機,在哥倫比亞鄉村總會南側一帶購地百余畝,作為地產開發的儲備用地。

也是在1925年,32歲的鄔達克成立了自己的建筑事務所,并迅速在上海建筑界嶄露頭角。鄔達克開業后的第一個作品是哥倫比亞鄉村總會不遠處的宏恩醫院(今華東醫院)。在三年之后,他得到普益地產的委托,設計一項名為“哥倫比亞圈”(Columbia Circle)的花園洋房社區開發案。巧合的是,在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的鄔達克檔案里,有著當年鄔達克收藏的哥倫比亞鄉村總會方案的剪報??梢姼鐐惐葋嗋l村俱樂部(Columbia Country Club)不僅是哥倫比亞圈的命名來源,也是哥倫比亞圈開發案的一個重要參考?;▓@洋房的社區,加上哥倫比亞鄉村總會的“社區配套”,共同構成了哥倫比亞圈的物質實體。

在哥倫比亞圈住宅規劃中,鄔達克與普益地產把基地分成了70余個長方形地塊,每個地塊上建設風格各異的花園洋房,而1929年第一批落成的洋房里包括了西班牙風格、意大利風格以及英國風格。

1930年代位于公共租界以西的哥倫比亞圈,像是一塊飛地,與周邊毗鄰的法華鎮本地社區從階層上分開,是一種上流社會的田園綠色聚居區。在哥倫比亞圈早期的住民中,外籍人占了多數,一些舊上海最有名的商人居住于此,同時也包括了銀行界人士、醫生、公務員甚至服裝設計師等等,其中不乏哥倫比亞鄉村總會的會員,比如帕特里夏一家。

1926年帕特里夏在附近的宏恩醫院出生。她的父親是一名美國商人,在普益地產與中國銀行工作,母親則是著名記者。帕特里夏的父母正是在哥倫比亞鄉村俱樂部結識。她的晚年回憶錄《長城上的茶》(Tea on the Great Wall)中寫道:“在夏天,我參加俱樂部里的游泳課,我的哥哥則練習跳水和網球。他常常撲通一跳濺起大大的水花。全家還會去威海衛度假。”

【鄔達克與孫科別墅】

孫科別墅是一棟混合了裝飾藝術及拜占庭式的西班牙風格的別墅,立面上各種元素雜糅在一起,形成了和諧的構圖,體現了鄔達克折衷主義的設計功力

1930年,鄔達克收到時任交通大學校長孫科的委托,為其設計私宅,也即今天的孫科別墅。同一時間,鄔達克也在為自己設計建造自宅。鄔達克自宅與孫科別墅一街之隔,相比之下,孫科別墅建筑面積更大,裝飾及用材更為考究。

孫科別墅地塊毗鄰哥倫比亞鄉村總會,南側有一個大花園,而建筑風格則與哈沙德的哥倫比亞鄉村總會的西班牙傳教士風格相呼應,是一棟混合了裝飾藝術及拜占庭式的西班牙風格的別墅,立面上各種元素雜糅在一起,形成了和諧的構圖,體現了鄔達克折衷主義的設計功力。

孫科別墅屋面為西班牙筒瓦,立面則為魚鱗紋抹灰。細看孫科別墅的窗戶,設計十分考究。南立面一層為拜占庭式的尖券門窗洞口,裝飾以火焰紋。在孫科別墅一樓書房的三扇并列的圓拱券玻璃窗,上部的實木窗框里是裝飾藝術風格的幾何圖形樣式,下方的壓花玻璃窗則既能透光又能保證隱私。窗間柱則采用所羅門螺旋柱。孫科別墅的北立面有三塊典雅端莊的鉛條彩色玻璃窗,在室內折射出絢爛的光芒。三個并列的尖拱券底部中點有一個圓心,輻射出半圓形的鉛條。這一藝術性極強的鉛條彩色玻璃窗,很可能是附近的土山灣孤兒院所出品。

在1930年代,哥倫比亞圈社區繼續有所發展,規劃中的70余個宅基地漸漸都建成了花園洋房。而鄔達克在1936年從哥倫比亞路自宅遷出,搬到了他自己開發并設計的位于大西路的達華公寓。從1928年哥倫比亞圈、1930年的交通大學規劃到1936年的達華公寓,鄔達克在這一區域的近代城市空間中扮演了重要作用。

而隨著1937年戰爭的降臨,鄔達克與哈沙德,這兩位近代上海重要的建筑師的生意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影響。更令人唏噓的是,在1942年,哥倫比亞鄉村俱樂部成為日軍的臨時集中營,哈沙德也曾受困于此,次年因病離世。而鄔達克則在1947年離開上海,輾轉去往美國加州。

新中國成立之后,哥倫比亞鄉村總會的建筑作為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一直沿用至2016年。在今天的“上生·新所”,我們不僅可以讀到哥倫比亞鄉村總會時期的歷史建筑,也可以看到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時期所留下來的現代主義大樓。層層疊疊的歷史為園區增加了可閱讀的深度。

而哥倫比亞圈的花園洋房,在新中國成立以后每棟分給多戶人家居住,人稱“外國弄堂”。在今天的新華路211弄以及329弄里行走,我們仍能尋訪到當年鄔達克所設計的樣式各異的洋房,包括英式、意式、西班牙式、薩克拉門托式、加利福尼亞式、佛羅里達式、圣迭戈式、好萊塢式以及英國鄉村式等。經過歲月的淘洗,這些洋房的外觀可能變了模樣,卻也因此增加了尋訪的樂趣,留下了對歷史的想象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