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同頻共振的第三屆上海國際藝術品交易月與上海首屆美術展覽季持續升溫,梧桐與銀杏在陽光下透著金黃,上海也在秋季迎來藝術之城的“高光時刻”——

昨天雙雙落幕的兩大藝博會——西岸藝博會和Art021藝博會,被譽為不容錯過的國際藝術事件。這樣一種能量,也充分反映在捷報頻傳的銷售數據中,例如參展西岸藝博會的法國畫廊阿爾敏·萊希賣完全部作品,英國畫廊白立方帶到Art021的日本藝術家野又獲作品VIP首日即已售罄……核酸報告成為入場標配,有序、安全、充滿活力,是參展商與觀眾不約而同給予它們的評價。

與藝術交易之活躍相呼應的,是借由藝術展覽所實現的大眾美育,全城聯動、全民共享的藝術氛圍。本月,僅全市96家美術館“上新”的展覽就多達60余個,有時一天之中就有六七個新展同時揭幕。藝術愛好者們如何優化看展日程,成了甜蜜的煩惱。

藝術的“上海時間”讓全球目光聚焦的同時,也恰恰呈現出上海這座城市堪稱“硬核”的軟實力。

藝術交易:超越買買買的,還有未來合作的想象空間

全球疫情之下的藝博會,應對著無數挑戰和變數。 “史上最嚴”入場條件之下,卻有不少近日參與申城兩大藝博會的畫廊主坦言,這其實給參展商與藏家創造了更加優質的環境進行深入交流。主辦方的用心與參展方的重視,是互相成就的,最終給藝博會帶來了更多實效。

海外參展畫廊超過七成,與國際最頂尖的巴塞爾藝博會的一線藍籌畫廊重合率近五成,事實證明,西岸藝博會不僅成為全球藝術日歷中不可或缺的一站,也成為國際頂尖畫廊進入中國藝術品市場的首選登陸地之一。發源于紐約的立木畫廊今年是第四次參與這個藝博會,畫廊總監許冉冉坦言,立木畫廊愿意為中國藏家與市場投入非常大的精力和關注,此次特地選擇帶來最高質量的作品,其中多件都是全球首次亮相,例如具象繪畫大師級藝術家大衛·薩利的最新作品以及劉韡的作品《燈》。令其欣喜的是,帶來的大多數作品都達成了交易,不少是被美術館、基金會和重要的私人藏家收藏的。而在參展的奧地利畫廊Thaddaeus Ropac亞洲區總監朱端麗看來,超越交易的,還有未來合作的想象空間。據她透露,不少中國新晉美術館和藝術機構對Thaddaeus Ropac代理的藝術家如喬治·巴塞利茲、亞歷克斯·卡茨、曼迪·埃爾·薩耶及正在全球范圍舉辦的展覽項目表示出濃厚的興趣。

Art021年輕態與潮流化的鮮明特色,也再次從實打實的交易中得到印證。來自法國的貝浩登畫廊帶到展會的凱莉·比曼、陳可、高野綾、宋琨等不同代際女性藝術家的作品,VIP首日幾乎全部售罄。以盲盒為人熟知的泡泡瑪特,此次帶著基于藝術家畫作衍生成的雕像而來,像是Lang、沒影、孫一鈿、殷越等藝術家的衍生品都賣瘋了。美博空間甚至展會第二天就開始緊急補貨了,只因開展首日所有作品都被搶完。

值得一提的是,展會上的不少作品其實都與上海全城正在或曾經舉辦過的特展形成了巧妙的“索引”。例如,在西岸藝博會上,亮相豪瑟沃斯畫廊展位的喬治·康多作品,對話場外不遠處龍美術館西岸館正在舉辦的喬治·康多亞洲最大規模個展“圖像殿堂”;而在Art021上,借由大衛·柯丹斯基畫廊位現身的貝蒂·伍德曼作品,讓人想起2018年K11美術館舉辦過她的亞洲首場個展“宇宙”。

大眾美育:多元藝展帶來的眼界,筑起藝術收藏的基石

藝博會上越來越多世界藝術佳作讓人不再感到陌生,其實得益于申城近年來已成常態的藝術展覽氛圍之蓬勃。足不出滬,市民游客就能盡覽世界藝術風情。

文藝復興至20世紀初的西方藝術簡史,濃縮在正于東一美術館同時熱展的“文藝復興至十九世紀——意大利卡拉拉學院藏品展” “從莫奈、博納爾到馬蒂斯——法國現代藝術大展”兩大特展。展覽中的真跡,來自拉斐爾、提香、貝利尼、魯本斯、莫奈、高更、馬蒂斯、畢加索……這是一連串想想都讓人腎上腺素加速分泌的名字。而眺望20世紀成為經典的西方藝術,新近登陸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上海分館的安迪·沃霍爾中國最大個展“成為安迪·沃霍爾”,以涵蓋繪畫、攝影和電影等媒介的近400件作品,提供了一個深入且親切的樣本。

不僅經典云集,愈加多元的全球藝術風景也頻頻以首展的方式搶灘上海,并且選擇上海作為藝術家重要作品的首秀之地。單單本月,此類展覽就多不勝數。例如,蓬皮杜首次在中國大規模呈現建筑類館藏,在西岸美術館啟幕的“巴黎建筑(1948-2020):城市進程的見證”特展中,以近120件作品告訴人們今天的巴黎何以建成;當下藝術市場最熱明星之一的巴斯奇亞內地首個大展于半島酒店“快閃”兩天,呈現這位傳奇藝術家11幅巔峰之作,其中數件作品首次與國內公眾見面;有“加州變色龍”之稱的亞歷克斯·伊斯雷爾國內首個美術館級大展“自由公路”登陸復星藝術中心,帶來的著名系列作品“自畫像”及“天空之幕”都是國內首秀,甚至為展覽特別打造了一個“游泳池”;布魯克林藝術家莎拉·休斯在中國大陸的首個機構個展“橋”空降余德耀美術館,以哈德遜河流經卡茲奇山一帶林景、峭壁與瀑布為靈感創作的新作《橋》長12米,是藝術家為展覽量身定制的;被譽為“建筑師中的詩人”的約翰·海杜克亞洲首次個展“海上假面舞”亮相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

有意思的是,不少展覽以比較視野加以展開,幫助觀眾以熟悉的中國藝術為鏡,打開通往西方藝術的另一扇門。正于明珠美術館開啟的“想象的相遇——《神曲》對話《山海經》”和正于久事美術館舉辦的“眾妙之間——2021中歐藝術邀請展”,都是這樣的代表。在前一個展覽中,人們看到,中法藝術家不約而同嘗試以視覺藝術激活古代文本,只不過,法國藝術家致敬的是《神曲》,中國藝術家致敬的是《山海經》。后一個展覽則讓德國的珂勒惠支、保加利亞的萬曼與林風眠、張功慤等中國藝術家同臺PK藝術作品,揭示中西方文化藝術眾多差異之間同樣存在著的奇妙交融。

在業內看來,申城藝術展覽形成的廣闊視野,為藝術品交易的促成創造了基礎條件。這也正是本屆藝術品交易月以藝術收藏聯動藝術美育的意義之所在。